《Alexander Hamilton》 by Salena Chung

風靡音樂劇界的新音樂劇《Hamilton》(漢密爾頓)到底有何吸引?2015月2月在Off-Broadway(外百老匯,意指美國紐約市中規模較小的劇場中所演出的百老匯音樂劇) 上演,2015年7月預演,8月6日才正式登上百老匯的Richard Rodgers Theatre。短短一個月時間,劇作就已獲得熱烈好評和空前的票房紀錄,被紐約時報劇評人稱之"值得變賣房地產、抵押子 女都值得買票一看"的音樂劇,一張147美元的門票被熱炒到400 美元一張,卻仍然一票難求。同時,完敗了很多大家耳熟能詳的音樂劇,如:《Lion King》(獅子王)、《Phantom of the Opera》

(歌聲魅影)、《Chicago》(芝加哥)、《Les Miserable》(悲慘世界)等。除了2016年3月就被邀請到白宮進行特別演出,2016 年6月更為音樂劇界最高榮譽Tony Award(東尼獎)的頒獎典禮拉開序幕。一如外界所預期,《Hamilton》無人可擋,在Tony Award 中破紀錄的得到16項提名,得到"最佳音樂劇"等奪得11個獎項。 除此之外,此劇亦獲得Grammy Award(葛萊美獎,美國音樂界的權威獎項之一)最佳音樂劇專輯及Pulitzer Prize(普立茲獎)戲劇獎,於外百老匯的演出贏得2015年Drama Desk Award(戲劇課桌獎)14項提名,得到傑出音樂劇等7項獎項。

雖說多個獎項肯定了《Hamilton》的地位,說真的,聽到故事 背景有關於美國早期歷史,唸書時最討厭美國歷史中這個時期的我,不禁有點猶豫該不該"撲貴飛"入場一看,400美金可不是小 數目(沒錯,過了兩年,依然一票難求)。可是身為音樂劇劇團Mermen Theatre創意總監的我,又豈可錯過當今經典,硬着頭皮打着呵欠也必要一看。看完之後,發現《Hamilton》被說成是當今 最佳音樂劇,絕對當之無愧。坐12小時飛機到美國,隔日就看,縱有時差,半個呵欠都沒有打。2017年9月有幸一睹此戲,至今2017 年11月了,我每天還在重覆聽着該劇的專輯大碟,一曲不漏。

這一切從何開始?話說,此"Hamilton"並非知名腕錶品牌"Hamilton",此Hamilton乃十元美金紙鈔上的頭像,被稱為美國開國元勛之一的首任財政部長Alexander Hamilton。就由作曲家兼作詞人Lin-Manuel Miranda於2012於New York Times寫下的一 句 "Why hasn't anyone done a hip-hop version of Alexander Hamilton's life?"(為甚麼至今還沒有人為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人生寫過一個嘻哈版本呢?)開始。Lin-Manuel Miranda是一位1980年生於紐約的波多黎各裔演員、作曲家、作詞人和饒舌歌手,身懷多才的他在大學二年級就已經寫出了第一版的《In the Heights》(身在高地)。早在2008年,他已經在"In the Heights"中嘗試了不同的音樂形式,將嘻哈、拉丁音樂等融入到音樂劇之中,並且早早獲得Tony Award的最佳音樂劇獎及Grammy Award的最佳音樂劇專輯。這一次在《Hamilton》中的做法更加放 膽,他以極強節奏感的饒舌貫徹始終,用一直以來最擅長的幽默感,將最無聊的歷史課,生動有趣地呈現在舞台上。要你用一個全新的眼光,看待一個美國歷史上最為人熟悉的事件。整個劇的第一段歌詞就已經足夠把觀眾帶入戲:

"How does a bastard Orphan
Son of a whore and A Scotsman Dropped in
The muffle of a forgotten Spot in
The Caribbean by Providence Impoverished
In squalor
Grow up to be a hero and a scholar?"


到底Hamilton這位孤兒、妓女和蘇格蘭人的私生子, 如何成為了美國的英雄?《Hamilton》是關於幾個年輕的造反 者如何使一個不存在的國家逐漸成形的故事。幾位美國國父級的人物,Alexander Hamilton(首任財政部長)、George Washington(美國第一、二任總統)、Thomas Jefferson(美國第三任總統)、James Madison(美國第四任總統),於歷史中征戰沙場、撰寫憲法,以及扭轉經濟局勢;相互口誅筆伐,卻又惺惺相惜。一切都被放在舞台上,不同的是,幾位開國元勛都由非裔或拉丁裔演員扮演,反映了近年來越演越烈的政治正確文化。

1902年百老匯大街的盛況被報紙戲稱為"Great White Way",講的就是舞台上演員的膚色。如今敢將白人跟少數民族演員比例完全顛倒,相信就只有Miranda一人。在採訪中被問到少數族裔演員扮演主要角色會否令觀眾覺得不真實而難以入戲時, 他是這樣說的:"這個戲反映的是今日美國的面貌。"除了增強 嘻哈音樂的表現力,更跟了《Color-blind Casting》為少數族裔爭取權益的潮流,一切就像《The Story of Tonight》歌詞中講到的"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something they can never take away, no matter what they tell you",甚至是《Aaron Burr, Sir》中說的"Immigrants. We get the job done."美國就是如此,一個擁有多種文化又非常融合的自由國度。

對白以饒舌方式說唱,歌詞用了當下流行的俚語,又少不Hamilton氣吞山河的野心和他奮發進取的性格。

劇中除了講到Hamilton的政治生涯之外,還著重描寫了他與妻子Eliza Schuyler、兒子Philip Hamilton的感情,與妻子的姐姐Angelica Schuyler之間迷離撲朔的關係。提到美國獨立之餘,也提到解放女性權益,當中一首《The Schuyler Sisters》說到Angelica Schuyler、Eliza Schuyler和Peggy Schuyler三姊妹初到紐約之景況,歌詞中提到"I'm looking for a mind at work",可見女性不再只為被動,也可作出主動。當然,故事也少不了Hamilton與Mrs Reynolds的婚外情,那是美國建國後的第一件桃色醜聞;還有,和 當時的副總統Aaron Burr那場終結生命的決鬥。

說到Burr,就不得不提到他和Hamilton於劇中的主線故事。

剛剛說到最能代表Hamilton的主題曲《My Shot》,Burr也有一首能代表他的主題曲《Wait For It》。由"I'm not throwing away my shot" 到 "I am willing to wait for it",Hamilton 的進取與Burr的沉着,兩首歌充分反映了他們倆性格中的強烈對 比。Burr曾經好言相勸,着他"Talk less, smile more, don't let them know what you're against or what you're for...Fools who run their mouths off wind up dead",Hamilton 卻 反 問 "If you stand for nothing, Burr, what are you fall for"。他們天轅地徹的性格把他們從亦師亦友,變做了敵人。作詞人Miranda巧妙地用一句歌詞"Aaron Burr, Sir"寫在《Aaron Burr, Sir》、《Ten Duel
Commandments》的歌詞裡,以角色Hamilton用尊敬和嘲諷的語氣去表達他們關係的改變。

另外,Hamilton與Angelica Schuyler之間迷離撲朔的關係,鮮為人知卻並不是無從稽考。Schuyler雖然是Hamilton的妻子的姐 姐,同時也是Hamilton的紅顏知己。他們之間一直都有書信來往, 而且還被保留至今。1787年Schuyler給Hamilton寫了一封信,信中內容平常不過,可是她只是在"My dear sir"之間加了一個逗號,由"親愛的先生"變成了"親愛的,先生"。一個逗號就足 夠讓Hamilton心猿意馬,立即回信問道:到底這一個逗號是刻意還是意外?還在信末給她一個回馬槍:"Adieu ma chere, soeur"(親愛的,姐姐)。就連陳舊信件中的"Sexting"(美國俚語, 意指情慾短訊)都被挖出來,被寫在"Take A Break"的歌詞中 "In a letter I received from you two weeks ago I noticed a comma in the middle of a phrase. Did you intend this? One stroke and you've consumed my waking days",你不得不佩服Miranda編劇的細緻功力。

劇終前,Miranda以一曲《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來助觀眾反思,事實和史書之中的灰色地帶,到底贏家和輸家、英雄與奸賊、聖人或罪人該如何界定?

符合市場要求的題材,錯綜複雜又鮮為人知的故事,音樂與故事無縫接合的能力,都是讓《Hamilton》音樂劇成功的條件。像2011年的《Book of Mormon》(摩門經)和《Hamilton》,題材和音樂形式挑戰傳統、顛覆認知,捨棄中規中矩的音樂、四平八穩的題材,做別人不敢或不能做的事,相信是將來音樂劇成功的大趨勢。

文章刊登於《名錶論壇》第114期,特別鳴謝《名錶論壇》授權轉載。

返回 Press